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将军令:王爷请自重

第69章一无所获

将军令:王爷请自重 红尾巴 4277 2020-11-21 19:24

  

  入夜。

透过大开的窗子,看着天空挂着的圆月,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说起来,南宫敬一案,自从上次之后好像就没有线索了,照这样下去,等找出真凶,恐怕百猎宴都结束了吧。

但是,她一个人着急也没用啊,想着,目光流转间,沈洛栖将目光放在了薛仁给的拿把伞上。或许,大理寺会有消息。

……

翌日清晨,沈洛栖起身的时候,徐嬷嬷已经打点好了一切,就等着苏倾城过来了。

不得不说,这个徐嬷嬷用起来还是挺得心应手的。

等苏倾城过来,沈洛栖便让青桐拿着伞,三人一同出了府。

看着青桐手里的伞,又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,苏倾城有些不解:“小五,这又没下雨,为什么带伞啊?”

沈洛栖淡淡回答:“哦,那不是我的,是薛宗仁的,我想反正都要出来,待会儿就绕些路,去大理寺还给他。”

苏倾城点点头,想想也是,便没有多问。

“对了姐姐。”沈洛栖道:“待会儿你先去祁灵殿后山,我还了伞,便去与你汇合。”

苏倾城点了点头,答了声“好”,两人便分头走了。

大理寺。

隔着一段距离,青桐便快步上前,向守门的侍卫说明了情况,侍卫并未阻拦,而是领着沈洛栖直接去了大厅。

“五姑娘稍等片刻,”那侍卫道:“我已经让人去通禀我们家大人了。”

沈洛栖点点头,没有多言。

不多时,丫鬟便上来一壶茶。沈洛栖坐在一旁安静的等待,大概一盏茶的时间,却依旧不见薛仁的踪影,只有几个丫鬟陪着。

青桐不经疑惑,附耳道:“小姐,这薛宗仁怎么还没来啊?会不会压根儿没打算见咱们?”

闻言,沈洛栖回眸瞪了她一眼,吓得青桐立刻闭了嘴。

“急什么?”沈洛栖端起茶杯,轻茗一口,道:“又不赶时间。”

青桐低着头,不敢说话,怎么能是不赶时间呢?明明就约了二小姐在祈灵殿后山汇合的啊,这眼看就快晌午了呢。

心里虽然这么想着,可面上是万万不敢说的。沈洛栖虽然从未打骂过她,可不知为什么,青桐就是挺怕她的。

正想着,突然外头的管事高呼一声:“薛宗仁到!”

可算是来了。

青桐微微松了口气。

沈洛栖缓缓站起身来,微微行礼:“苏明月见过薛大人。”

薛仁似乎心情颇好,这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。

“好好好。”薛仁赶忙虚扶了一把。

沈洛栖抬头,才发现,原来薛柏青也在。

看来大事不妙啊。

薛仁看了一眼伞,笑道:“难得苏丫头有心。刚才老夫确实是有些公事未处理完,这才来晚了。”

沈洛栖笑笑,道:“薛大人这是哪儿的话,突然造访,本就是我唐突了。”

“苏姑娘言重了。”薛柏青忙接过话茬,道:“你能来,我薛家自是欢迎的。”

薛仁也是笑着,道:“对对对。哦,这也晌午了,丫头还没吃饭吧。”

沈洛栖摇摇头,可算是知道为什么薛仁要拖这么久才来了,原来打的这个主意。

薛仁闻言,点了点头,道:“那成。柏青啊。”

薛柏青上前:“祖父。”

“听说上回你与苏丫头聊的挺来。”薛仁道:“回头替我好生照料,倘若你这混小子惹得苏丫头不高兴了,看老夫不打折你的腿。”

瞧着这薛仁的架势,不像是说笑的,薛柏青干笑两声,立刻回答:“是是是,孩儿自当不会怠慢了苏小姐。”

“好。”薛仁满意的哈哈哈大笑,接着道:“丫头,可别怪老夫招呼不周,老夫手头上确实有些要紧的事情要处理。”

沈洛栖自然是识趣儿的,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了,无非就是又白跑一趟了,可没办法,这里毕竟不是凌月城。

她笑笑道:“无妨。薛大人去忙便是了。”

薛仁点点头,临走前还给薛柏青递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目送薛仁离开,薛柏青便邀请沈洛栖去了花园。

“上次,苏姑娘不辞而别,”薛柏青有些尴尬的提起此事,神色间还略带一点愧疚:“我还以为是苏姑娘生气了呢,嫌我怠慢了姑娘。”

沈洛栖浅笑:“并没有。那次,我只是突然接到府中下人的来信,说是二姐姐找我有急事,才走的匆忙,没来的及跟薛公子说。”

闻言,薛柏青笑道:“原来如此,不是生我气就好。”

沈洛栖没再回话,她转眸,看向满塘的荷花,忍不住称赞道:“这荷花,开的倒是娇艳。”

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薛柏青也道:“是啊,每到这个季节,大理寺的花儿就属这满池荷花开的最艳丽。”

沈洛栖点点头,她记得以前,在岐衡宗的时候,月师兄喜欢带她到后山去修炼,那里有个看不到尽头的湖,湖里开满了荷花,四季如此。

“对了苏姑娘。”薛柏青忽的开口,瞬间拉回了沈洛栖的回忆,他道:“不如留下来吃过中饭再走吧,我已经命厨子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”沈洛栖出言,打断了他的话。她道:“有劳薛公子费心了。今日确实不太方便,我约了人在外面,去晚了恐怕会惹她不高心的。”

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薛柏青的眸子缓缓暗了下来,可思量片刻,他最终还是道:“行,那苏姑娘什么时候走,去哪里,薛某送你去如何?”

“不用了。”对于薛柏青的热情,沈洛栖只想婉拒,毕竟她也不想让对方误会什么。

“我此次前来,只是为了还伞。”沈洛栖一句话,让薛柏青心里有些难受,沈洛栖看的出来,但却接着道:“并没有其他意思。薛公子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沈洛栖微微行礼,领着青桐绕过愣住的薛柏青便朝外走去了。

只是但愿这段孽缘就此结束。

看来,想从薛仁身上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是不大可能了,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能自己去找线索了。

她第一个怀疑的对象,自然就是苏凤溪,准确的来讲,是苏凤溪身边的那个樱姬。

她到底是病了还是受伤了这可还未可知,还有那次苏凤溪邀请她去院子里做客时,藏在屏风后面的人到底是谁,那人很有可能就是企图刺杀秦若敏却被沈洛栖重伤的人。

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,那苏凤溪倒是有点本事。敢做这种事的人,可都不是什么善茬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