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小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

第一百五十九章 孤独的人皇(第二更求订阅)

  

  “这是……”

陈云看着那棺椁,再看看面前的秦皇,猛然间醒悟过来道:“道友,你居然化作了这阵法的阵灵!”

因为只有这个才能解释为什么秦皇能活如此长的时间!

他再是人皇,也没有摆脱寿元的限制,依旧会死!

但是化作了阵灵之后就不同了,正如那神兵之灵一般,虽然大多数时间在沉睡,但是只要不被打碎,就可以存在于天地之间。

秦皇现在的状态便是如此,陈云看着那棺椁,不出意外,这里面便是秦皇的遗褪,而且那遗褪,便是这阵法的阵眼所在。

秦皇……不,是嬴政,此刻转过身来,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道:“二位既然来了这里,那想必也是发现了这十万大山中的不对吧。”

陈云点点头道:“正如道友所言,差一点,便是第三次妖乱大地。”

身侧的帝俊闻听此言,嘴角抽搐了一下,要不是打不过这家伙,他现在真的想暴走,倒是他肩膀上的金乌,现在已经不敢多说什么了。

人族这些家伙,一个个的太恐怖,自己的老巢里居然阴着秦皇,简直不可思议。

嬴政道:“看来便是道友镇压了这一次的妖乱大地,那这位太古妖帝,便是妖族招妖幡召唤出来对抗道友的吧……”

嬴政的话没说完,但是陈云和帝俊都明白了。

无非便是,你们两个一人一妖,按道理来说应该直接干的,怎么现在关系这么好呢,这中间莫非有什么奸情……

自然,后面那句话是陈云想的……

帝俊终于开口道:“自然是因为,我与陈云道兄在太古之时便是好友了,而且……”

帝俊看着陈云道:“以我现在的状态,也不是陈云道兄的对手,自然没办法打起来。”

他是妖族妖帝,妖族之内一向都是强者为尊的,打得过就是打得过,打不过就是打不过,打不过了,你就得认。

若是放在太古,他本体全盛之时,或许可以打一打,但是现在就算了。

而且在看到这位神秘的陈天尊在活过了万古岁月之后依然活蹦乱跳,帝俊便连一点心思都没了……

嬴政点点头道:“哦,太古之时便是好友……等等,那你,那你现在……”

看着那站在自己面前如同年轻人一般的陈云,嬴政已经完全呆住了!

这名为帝俊的妖帝根本没理由说谎,也就是说,这陈先生,在那所谓的太古年代便已经存在了!

他现在可不是什么一道意识,而是活生生的人,而且在自己的感应中,这位陈先生的生命力极其旺盛,浑身上下没有半点腐朽的气息!

就好像……好像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年龄,便是他真实的年龄一样!

这,这怎么可能呢!

“陈云道友,可否冒昧的问个问题!”嬴政盯着陈云道。

陈云随口道:“道友请问。”

“那太古,是在什么时候?”

这下还没轮到陈云说话呢,身边的帝俊就笑道:“道友,如果我没想错,你们现在所说的上古,便是在太古之后的年代!”

什么?虽然早已经就有预料,但是真的听到这个话之后嬴政还是有点接受不了。

太古,到上古,再到中古,近古,再到如今,这位陈云道友的寿元简直长的可怕!

看着嬴政的表情,陈云心中却是突然生出了恶趣味道:“道友就不想说说,那上古被埋葬,可是连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啊。”

嬴政闻言笑了笑,随手一指,便见三人面前出现了石桌石凳。

“二位道友,先坐,嬴政这么多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,上古的一切被埋葬了不假,但是,并非所有的一切都被埋葬了。”

“比如……这下方的几个,难道不是上古活下来的存在吗?”

嬴政再次笑了笑道:“二位神通广大,那就绝对不是来我这陵寝观光的,必然是为了这所谓的山中之灵而来,我却是不信,那等邪恶的存在,又岂是中古才出现的。”

果然,秦皇知道这所谓的山灵!

陈云想了想道:“还请道友说说,那山中之灵,到底是何方存在!”

“两位既然来了,那我也不能什么都不说,先看看吧!”

便见那嬴政右手一指,忽然,周边的那缩小的山川河流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道道的阵法纹路!

那阵法纹路密集到了极致,以中央棺椁所在之处为主,勾连着天地,化作了一道强横至极的阵法!

再看那脚下,哪里还有什么土地,分明是一道道的阵法金光汇聚,在镇压着一片好似无边的黑暗!

那黑暗之中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窸窸窣窣之声,听着令人毛骨悚然,而在那黑暗的最深处,看一眼便好似能感受到无边的邪恶!

唰!帝俊一下子站了起来,脸色浮现一丝错愕道:“道友,那是何物!”

他是真的被惊着了,便是以上古妖帝之尊,也没有见到过如此邪恶之物。

洪荒大地之上,便是那号称最为黑暗的九幽,最为污秽的无边血海,也无有这等邪恶气息,那深藏于大地之下的黑暗,好似代表着这世间极致的恶意!

嬴政虚影摇摇头道:“老夫也不知晓,你们妖族称其为山灵,但是这绝对不是什么山灵!”

而在看到这大阵之后,陈云愣住了,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下方,他的眼前好似浮现出一道身穿明黄帝袍的身影。

近古末年,妖乱大地,秦皇在镇压之后,发现了十万大山中的不对,于是毅然决然的带领陶俑大军入山,并且以自身人皇之身为主,勾连着天地,建立起了一座大阵,永久的镇压着这下方的邪魔。

秦皇突然失踪,于是秦朝的统治崩塌,二世而亡……

看着眼前的虚影,陈云不由得轻轻叹息,那位统一天下的祖龙早已经死了,而现在坐在两人眼前的,是一道执念!

他要永久的镇压这山中邪魔,于是,诞生了这道执念,只是,他自己以为他是阵灵,于是,他便能依托大阵,长久的存在……

从近古,到现在,历经汉朝,历经战乱,他便一直在这里守着……

天下王朝更迭,一代又一代的百姓甚至有人已经忘记了近古之时的大秦,但是,没人知道,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,却有一位人皇依旧在守护着这个世界!

闭了闭眼,陈云向着面前的嬴政拱手道:“这么多年的守护,却是辛苦道友了。”

不论身份,这位人皇的做法,当的起他陈云一礼!

“哈哈!”那嬴政大笑道:“有道友这句话,便已经足够了。”

“不过,道友却是想错了,在嬴政之前,这里已经有人进来过了。”

说着话,嬴政再次一指,便见那无边黑暗之中,忽然有三道光芒浮现!

“那是……”陈云抬眼望去,却是一卷古朴但又透着无边正气的竹简,一把仿若能斩掉苍穹的纯阳长剑,还有一串带着深深佛意的念珠。

这三者位于金光大阵之下,黑暗之上,依旧在镇压着下方!

看到这里,陈云的心中再次浮现一段话,夫子与众人攻入十万大山,后出,回返曲阜,再没有走出,直至殡天……

那众人,其中之一便是道门吕祖,还有一位,就是佛门达摩!

他们那个时候攻入十万大山,已经发现了这山中的邪魔,而且已经知道了,妖族之所以入侵,便是这邪魔放大了妖族那股暴虐的情绪。

当然,对于斩杀吃过人的妖族这件事,陈云从来没有后悔。

邪魔引诱是一个原因,但是,他们真的吃人了,才是最主要的!

而现在,如果没有料错,那下方的三物,竹简是夫子所留,纯阳剑是吕祖之物,至于佛珠,明显便是达摩所留。

嬴政看了看陈云道:“道友可是好奇,为何夫子昔年已经发现了这邪魔,却是没有留下任何记载呢。”

“很简单……”嬴政的脸上闪过一丝悲凉道:“这邪魔,根本不能记载!”

“不管什么记载,只要提到他们,便会引来他们的注视,以及接踵而来的腐蚀,这些年,除了妖族之外,人族也有很多被腐蚀,前往我这陵寝欲要救出他们的。”

果然!陈云点点头,怪不得夫子没有留下任何的记载,秦皇也从来不曾透露任何讯息,原来是如此。

只是……这种所谓的腐蚀,提到名字,记载之类,为何好耳熟啊……

帝俊的眉头深深皱起,只要提到他们,记载下来,都会引来注视和腐蚀,这简直匪夷所思,莫非是因果之道?

嬴政挥了挥手,那大阵重新化作缩小的天地,再次说道:“二位,如今你们还有什么想法嘛?”

“两位道友都是从太古活下来的,或许知晓这怪物的跟脚。”

帝俊摇摇头道:“不认识,在本帝那个时候,天地之中根本无有这种诡异之物,却是不知陈云道友可曾见过。”

陈云点点头道:“有点想法,但是,得具体确认才可以,嬴政道友,这邪物既然可以封印,那为何不将其彻底杀掉呢?”

嬴政摇头道:“从夫子开始,便有这个想法,但是,无法杀掉,并非他们的力量太强,事实上,以我的人皇之力,都可以直接将其斩杀。”

“但是,那四个怪物,他们的本体太大了,那无边无际的触须深入了整个大地深处,如果贸然动手,将会让这整个十万大山的龙脉全部崩溃。”

什么?闻听此言,陈云直接站了起来,这他喵的不就是那些什么上古之神嘛,或者也可以说是克苏鲁邪神!

但是,这完全他喵的是两种不同的体系,为什么在玄幻世界会出现这种怪物!

他陈云可是记得清楚,在前世玩的魔兽世界中,那所谓的上古之神便是这般存在,腐蚀人心,扎根在大地之中,不能强行消灭。

这下面的所谓邪神居然也是这般,扎根于这天地之中最大的龙脉内,以夫子的手段都无法消灭,那想必已经完全和龙脉融合为一体了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些家伙是怎么出现的,以现在来看,很可能是自己当时做的孽……

这真的是不想管也得管了,你说人家其他人都是给什么徒弟啦,自己的女人啦,儿子啦擦屁股的,到了自己这里,却是自己给自己擦屁股……

也不知道当初穿越后自己是个什么状态,闲的蛋疼在玄幻世界弄出了克苏鲁……

见陈云突然站起来,嬴政好奇道:“道友可是想到了什么。”

陈云点点头,脸上闪过一丝凝重道:“如果陈某所料不错,这位于地下的怪物,应当便是传说中的邪神了!”

“邪神?”

“对,邪神,天地之间至恶的化身,只是未曾想,这等怪物居然存在!”陈云嘴上说道。

反正他是不可能说这些邪神可能是因为他的原因出现的。

“不过……陈某还得下去看看!”

如果有机会,直接灭了最好,而且必须得见了之后才知道,这下面是不是邪神。

嬴政点头道:“邪神,不过道友想下去,却是不容易,这里两道封印极其森严,便是我打开了大阵,道友也不好穿过夫子的封印。”

“而且,如果打开大阵,以那怪……邪神无孔不入的能力,很容易被其逃脱。”

“无妨,二位守在这里,以陈某之能,无需打开这封印便能下去!”

什么?嬴政再次惊呆了。

倒是帝俊只是可惜,自己现在没办法下去,所以无法直接看到这下方的至恶邪神,看来自己死后,那天地之中又有了很大的变故啊。

“那既然如此,我与道友同行,我身为阵灵,却是可以短暂地下去看看,而且夫子的封印已经很虚弱。”

“只是道友,要记住一点,千万不要直视那邪神本体,否则,不知不觉之间都会被那邪神给腐蚀。”

“道友所言,陈某记下了,如此,那帝俊道兄便在这里等着吧。”

陈云一步跨出,嘴里轻声道:“道可道,非常道!”

他现在对于道德经的使用已经有了些许的感悟。

要直接越过这大阵和夫子的封印,最简单的,便是自己化身为这阵法一般的道,既是同物,那必然可以穿过去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