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科幻小说 将军我可以

番外六:苦恼的靖王

将军我可以 橙子喝橙叽 4506 2020-11-21 19:26

  

  萧游生平第一次尝到了苦涩的滋味。

他是男人,他怎么可能看不出陆策眼中的敌意。

陆策故意伸出手将李亭曈揽到了自己怀中,眉毛一挑道:“风大,昭昭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昭昭,他反复在心中默念了一遍,只觉得这个字和她十分般配。

明日昭昭,明月皎皎。

绽放了光芒的李亭曈,自然如明日一般耀眼。

李亭曈对陆策的话似乎很是听从,她点点头,冲萧游道:“家中有事,我先走了,下次再见。”

听到她说下次,萧游有些欢喜,忍不住对她笑道:“好,回见。”

下次还能再见,真是太好了。

看着陆策搂着李亭曈大步离去的背影,萧游心头有些不甘。

要说这金都中他最羡慕的人是谁,非陆策莫属。

陆策可以肆意妄为的生活,可以逃课可以打架可以不顾自己的名声,可以不用面对兄弟们的猜疑和毒手。

这些都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。

他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,因此就要面临兄弟们的打压。

他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,因此他行事不能出半点差错,不能让自己的形象有半点污点。

他是皇帝最受宠爱的儿子,因此他得到的喜欢大多都是虚假的。

那些人大都是冲着他高高在上的父皇来的,期望着嫁给他后,能跟着他一飞冲天,带着全家享受无上的荣耀。

哪怕有些人是真的喜欢他,但她们身后的家族,也不会让她有最纯粹的喜欢。

所有身处家族中的姑娘,都有这样的枷锁。

而李亭曈就没有。

他想着李亭曈脸上灿烂的笑,想着李亭曈做的那些不符合大家闺秀的事情,想着她离经叛道的行为,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,旋即那丝笑容又泛起了淡淡的苦涩。

就算他是皇帝最受宠的儿子,他也不能去抢别人的未婚妻。

更别说李亭曈的未婚夫是将军府最受宠的孩子了。

就算他有办法搅和了陆策和李亭曈的亲事,他也得不到李亭曈。

没有哪个王爷能娶一个定过亲的女子。

想到这,萧游心中越发的酸涩,李亭曈方才那句“下次再见”,也变成了一口黄连,让他心中苦涩万分。

既然不能有以后,下次再见又有什么用呢。

萧游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酒楼,满脑子都是李亭曈的他自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马车。

“吁……”就在马蹄要踢到萧游脑袋的时候,紧急停了下来。

“二小姐,您没事吧?”车夫可顾不得眼前的男子,他心中把这人骂了八百遍,这人好端端的怎么走在路中间啊,这要是出了什么岔子,二小姐受了伤,他就罪该万死了。

“我没事,什么情况呀这是。”施晴岚被那方才那一下撞得头晕眼花。

她怒气冲冲地掀起帘子,拿着鞭子跳下马车,冲着前边的人破口大骂:“你走路不长眼吗你!”

萧游这才回过神来。

发生了什么?萧游有些茫然地看着施晴岚。

两人四目相对,都认出了彼此。

“靖,靖王?”施晴岚认出了对方,舌头都打结了。

她刚刚骂了东沧皇帝最疼爱的儿子,她完了。

“二小姐?”靖王和施景乔关系不错,自然也认得他的妹妹。

只是这个拿着鞭子,骂人中气十足的小姑娘,和施景乔口中说的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好像半点关系也沾不上吧。

“你认错人了。好好走路,若不是老刘勒马及时,你的脑袋都要被踢下来了。”意识到自己说得过于凶残,施晴岚连忙捂住了嘴。

不等靖王回答,她连忙爬回了马车。

“老刘,还不快走。”

车夫老刘听到对方的身份早就吓得半死了,刚刚若是伤到了靖王殿下,他八个脑袋都不够赔的。

因此施晴岚一下了命令,他立刻就策马狂奔,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看着落荒而逃的施晴岚,靖王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下回见到景乔,一定要好好打趣他,什么温柔娴静的妹妹,分明就是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。

回了王府,萧游把这个小插曲抛到了脑后。

他告诉自己,不要再去想李亭曈了,那是别人的未婚妻。

后来,他看着她上了花轿,看着她从李家大小姐变成了陆三少夫人。

他以为他的情丝到此可以剪断了。

只可惜,他做不到。

一听到李亭曈被父皇打入天牢的消息,他就想冲去宫里求情,却被府中的长史死死拦住了。

“王爷啊,这陆夫人已经是有夫之妇,您可别犯糊涂啊。她得罪的可是陛下啊!!!”

他的所有心思被那句有夫之妇打击到了,垂头丧气地坐回了椅子上。

为什么他不能早点遇到她呢,这样就可以让父皇把赐婚对象变成他了。

而现在,一切都晚了。

萧游很不甘,却又无可奈何。

他静坐了一整晚,终于说服了自己。

那是别人的妻子,他的喜欢只会给她带来困扰,他不能这么自私。

于是他刻意封闭了一切和她有关的消息,她被救出来的事情,都是过了很久以后他才知道。

他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。

去国子监当一个好学生,对兄长们的黑手进行适当的反击,和他们斗来斗去,无聊得要死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摆脱这个靖王的身份,可以寄情于山水之间,走遍大江南北。

“活该,让她冲曈曈下黑手。”

“好了好了,快走吧。”

两个女孩子拉拉扯扯的身影映入了萧游的眼中。

咦,那不是景乔的二妹妹么,她身边还跟着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。

“走什么走,我恨不得抽她两鞭子呢,居然敢在外边败坏曈曈的名声。曈曈可是我的表嫂,更是我的闺中密友,她说那些话不仅是在打将军府的脸,也是在打我施晴岚的脸。”施晴岚很是气愤地站在房家大门前骂着。

萧游听着觉得十分有趣,他抬头一看,是前户部侍郎房家啊。

那件事他已经知道了,说的是房家的女儿陷害了李亭曈,可明眼人谁不知道,房家只是被推出来背黑锅的。

偏偏这个小丫头好像什么也不知道,还在真情实感地辱骂房家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